Loading载入...

尽力客观的为香港说点公道话

2019年8月27日

首先我是在海外定居的,同时也有不少关系不错的香港朋友。

 

申明一点,我在新西兰澳洲新西兰的香港朋友,交往多年。从来没有任何的文化隔阂感,也并没有感到互相带有颜色眼镜看对方。至于港独,我只能说我见过的香港人没有。

 

可以说我很多香港朋友是政治冷感的,几乎都是挺正直或者正常的人。但是这次似乎都卷入了这个我们难以理解的斗争当中。

 

而且90后的香港年轻人也能讲流利的普通话,也很多喜欢大陆的明星,到大陆玩几乎也是很多新香港人定期和正常的行为,也就是说,歧视内地是不存在的。——在文化认同方面,这个是没问题的。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了呢?

 

最近我跟不同的香港朋友仔细聊了下,发现大陆跟香港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观点上。

 

简单说,我们都在假想了一个敌人在斗争。

 

大陆人以为香港是港独,其实他们只是要解决法律的隐患。

 

香港人以为政府是废柴是傀儡,实际上政府很难做,因为他们是政府,夹在中央跟老百姓之间确实很难。

 

大陆中央真的想为香港好,奈何香港这代人不领情也看不懂。

 

但是,以上三点问题的成因,形成都有自己独特的缘由和故事背景。

 

同样再次重申,政治上来说,用肮脏手段为了崇高理想服务就是一种常态和道理。这个如果都看不懂就没得谈了。

 

香港人,无论是中老年还是年轻人,并不会港独。但是他们太年轻,做事情不注重细节。

 

搞独立这件事,在中国民众中是零容忍。

 

因此,大陆只有一个准则,只要判定你是港独,你说什么都是错的。

 

死就死在香港人太多行为跟港独特点挂钩。

 

细节第一点,政治敏感度不够,尤其是用各种字眼和标语时候。(私底下说没事)当说香港的时候,与之配对的词是“内地”或“大陆”,或者“中国大陆”也行;

 

但是他们却用了“中国”——“香港”跟“中国”这两个词同时出现,扣个港独的帽子稳稳的。

 

想想那些时尚品牌都得为此犯错道歉。而你在游行时候,以及某歌手或者跑到联合国不恰当用词,直接剥夺你话语权一点问题都没有。

 

 

第二点:内部队伍不干净。不管这些捣乱分子哪里来的,但是确实是有人在你的队伍里侮辱国旗国徽。还有持续有很多人挥舞英国旗美国旗,非常时期挥舞他国旗帜不是港独是什么?还有冲进立法会的行为,他们应该做的是立即阻止,并且表明这些不是我们的人,说不定哪里雇来的小混混。可是这些都没有做。

 

第三点:没有强干的领导人带领,或者能代表跟政府谈判。因此大家双方都不知道怎么谈。就好比吵架的情侣,互相埋怨对方刁蛮任性无理取闹,互相看对方都是琼瑶剧的女主。

第四点: 之前对大陆的不良记录。比如“蝗虫”事件,“孕妇产子”事件,这个最离谱,偏偏针对大陆的孕妇实行禁令,这是港府听从香港居民发出的法律条例,这个基本是百分百无可辩驳歧视了。

 

第四点和第一点的融合,就是这次事件中造成大陆人看香港人“天生港独”“偏见”。

 

至于“抗争者”有没有被人利用?他们说没有,但是实际上,事情搞了那么大,应该懂得两个成语“身不由己”和“骑虎难下”。假设你是个拥有几百万粉丝的网红,即使你不想,也会有强力的团队硬跟你合作的,何况你的很多政治诉求是跟很多反华集团利益是想通。

 

而大陆有什么错呢?

 

大陆方面,大陆也有之前对于人权民主方面不良记录。也是香港对于大陆种种怀疑,种种不放心,因此如果有罪犯引渡条例通过,必然会有让大陆随意干涉香港的隐患。

 

因此这些抗议活动都几乎是自发的产生的,他们在为他们认为的正义而战。

 

好像大陆很冤枉啊?这个好像莫须有罪名啊。

我都没有要害你,无非是个很正常的条例你们就那么抵触我?

 

不如像唐僧一样,让猴子吃了我罪证确凿再定罪也不迟?

不开玩笑,瓜瓜爸当年在重庆干的破事就在几年前,还有之后一系列的冤案翻案,以及某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突然离世,你让一直处于开明的政治环境的香港人怎么能接受和容忍。

 

换个说法,你让延边的人划归北朝鲜管,或者北朝鲜跟延边可以有引渡条例,估计整个东北都要炸了。

 

没错,我们怎么看北朝鲜,香港人就怎么看大陆。

 

至于大陆科技,经济进步,是否港独,跟这是两码事。

 

而港府,我相信每个政府都希望香港能运营好,这样他们的政治生涯才会有辉煌点。

 

————而洽洽是这点,所有的有投票民主国家地区的政治家都是在选票和施政目标中做斡旋。

——没错,很多时候选民态度跟施政目标是抵触的,尽管好很多目标是为了老百姓好。

 

另外,香港政府跟大陆中央是归属关系,称不上是傀儡,而且前文有提,已经允许让“反大陆孕妇”这种歧视条例光明正大的通过了,非常不给大陆面子了我们基本都没吭声。

 

全世界都不允许打警察了,我都让你们香港人做了。

我是政府,你说什么我就干什么?我都退步了,你还想怎样?

 

太难了。

 

 

但是麻烦就在于。

 

————太小的地方给予太过于充分的民主,必然会乱。

 

港英时期香港人并没有那些选举权。

 

新加坡就是强权式民主。

 

其他欧洲小国家如果要民主要不是他国附庸或者是君主制,更或者是个与世隔绝的岛国,如马耳他。

 

而香港的地缘政治关系,以及香港有大比例的居民拥有多重国籍的关系,让香港有直选,鉴于台湾民主劣迹前科在,在这种情况下,中央跟港府是天然观点一致的:就是不能给你太彻底的民主!否则会乱。

 

而民主看来,你这不是打着为你好的民意干着干涉限制我的事吗?

 

其实两个都对,但是统治层看到的是未来的发展。

 

而居民看到的是我当前的权益。

 

 

 

另外一点,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战开打之后。中国是更加需要香港来进行中转避税,从这一点来看,中央也是希望香港发展好的。

 

当然也可以看成对于香港的第二次的机会。

 

但是香港貌似并没有看中这个重新发展的机会。

 

他们明显比较在意当前的人权和民主。

 

两地文化的差异导致人们看问题的出发点世界观就不一样。

 

这是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比如说号称一党专政的中国大陆,首都北京的出租车司机最喜欢讨论的是政治,而民主美国的司机则喜欢讨论橄榄球和歌星。

 

大陆长期在这种环境下,有限制的舆论范围外加互联网环境,造就了两个特点:

 

天生的怀疑一切

看问题更加长远和实际

 

所谓怀疑态度,一般就是政府出台什么政策,我们都不会明着反对,而是细细品味这里在释放什么信号。不少智者可以通过这些而在接下来的生活或者经济商业中进行一些相关的操作而得利。

 

而老百姓也懂得了跟政府天然的默契。你说什么我都懂,我说什么你也别真信。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只要钱谈的拢。

 

而面对民主这个问题,对比过了印度的民主——一个人口和面积体量,历史,以及起点都跟中国极为相似的国家,包括台湾,这个越民主越下坡路的地方,以及中东被美国输出价值的地区,大陆人民也天然拥有一种认识,或者心照不宣。也是政府一直倡导的。

 

“和谐稳定”最重要!

 

与此同时不断的有互联网造富运动,抖音上的美好生活,包括科技和工业的惊人发展。

 

大陆人民的天然自豪感和对政府的拥护也是天然形成的。

 

没错,因此国内外这么多这些大陆人以爱国名义跟香港人怼,我百分百保证都是自发没拿钱的。

 

说好听点,大陆人比香港人更有远见,说难听点就是大陆人比香港人更现实主义。

 

 

那么谁对呢?

 

或者说另外一个案例,大陆要在中国贵州某山区建立一做高架桥,为了修桥要让某个村民迁移。但是村民很多祖坟在哪里,修桥必然会破坏别人祖坟。

 

我勒个擦,对于传统的观念,这是万万不能忍的。

 

但是桥不能修,不仅仅这个高架桥旁边的村子不能发展,后面的若干村子城镇都得继续穷下去。对于执政者来说,没什么好犹豫的,如果闻名的来不了,就来暴力的。

 

最后侵犯了人权,换来若干个山区的村庄城镇的文明和生活水平大大提高。

 

至于那些被赶走的村民的子孙们坐在城市大房子吹空调玩手机追剧听父辈们回忆起当年他们了维护他们自己都没见过的人的坟头而热泪盈眶时候,那些子孙觉得你们都TM的SB。好好的生活不过,你穷还得拉着我穷,要不要脸!

 

他们双方都没有错啊?维护自己的土地权益错吗?人家失去的可不仅仅是言论自由,而是祖祖辈辈生活多年的家园。

 

但是官员有错吗?你不想发展,其他的村庄想发展啊,我政治在位的时候想成就大业,怎么就治不了你们这帮刁民?!给你来点国际通用语言!

 

如果我是香港人,我怎么能在这个运动当中让自己的政治诉求获得最大化?

 

这些运动中,香港抗争者最大的问题就是:

 

太不懂政治谈判了!

 

五大诉求压根是不可能被政府接受的。

 

所谓政治谈判,两点

  • 要给对方足够的面子
  • 双方都能获利,不能把对方逼的太死

 

 

很不幸,不知道这五大诉求怎么提出的,但是完全看不到政治智慧。

 

我们逐一分析。

前面已经提到,政府当时已经认怂,计划让引渡条例寿终正寝,这个就是给大家信号了,我不会再用了。大家互有面子就可以了,该回家各找各妈得了。

 

但是貌似没人看得懂。

 

什么叫做政府的面子。

 

就是政府想改,但是不能承认是被你老百姓给逼着改的。不然颜面无存。

 

政府没有面子,就等于被民众牵着走,就会失去权威而无法行驶统治管理、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这些诉求。

 

如曾经广为流传的一个纪录片,关于中国塑料垃圾的《塑料王国》,这个被“专制”体质给禁了。但是隔了一年多后,中国宣布不再进口海外的洋垃圾。

 

就是那么简单,你们给我提意见我会听,我会改,但是我不承认是你们逼我的。是我自愿的,没人能逼我!

 

而五大诉求就是完全不给政府面子,也并没有为自己要求什么利益。

 

其实真的有政治智慧的话,大家黑不提白不提,然后互相所求一些利益补偿,比如金钱方面的,这都很好说。

 

打个比方,政府宣布寿终正寝的时候,然后再索求给每个示威者两万块,这个就够了。

 

现在整个大陆媒体都在说这是暴动,国外媒体包括川建国也说是暴动Riot,你让政府收回暴动定义?

 

还有撤销对所有反送中抗争者罪控。

撇开暴力袭警不算,这里面有侮辱国旗国徽的,港独标语的。

在各大媒体报道中,无论是亲中的还是国外一贯反华的,不管怎么报道,都让人看到了香港警察和民众闹了这么久的实事。

 

警察用没用暴力这个另说,但是游行者用暴力是肯定的。不然怎么可能搞那么久。

 

在这种情况下,提撤销游行者一切罪责跟彻底追究警察执法。光从字面上看就不公平了。而且面对的是政府。

 

压根就没法谈。提这个要求,就没准备谈下去了。

 

至于双普选,前面说过,香港的地缘政治属于敏感地带加上香港有那么多多重国籍的人。

 

真普选本来就难以到来。更何况这么一闹,更加遥遥无期。

 

我对某个香港朋友问过一个问题。

 

你们有没有想过,不管你们的初衷如何,你们闹过以后,香港的民主反而倒退了。你们觉这样的意义如何?真的是帮香港吗?或者说如果林郑下台了,换一个人能上台是强硬派怎么办?

 

我还给他讲了一个例子,在三十年前那场运动之前。中国民主气氛非常浓厚,但是经过这么一闹,本来比较开明的赵总理下台了,最后江核心上台,之后的故事都知道了。

 

她无法回答我。

 

这些年轻人也不懂,玩政治,下三滥的手段只能下面弄,明面抵死不认的道理。

现在中央政府到目前的表现一直隔岸观火,没有落下任何把柄。

 

也不懂自己的诉求在大陆没人支持,在国际上,大规模的也没有。大陆有钱,谁跟大陆唱反调。

 

其实情况发展下去对香港游行者越来越不利。

 

历史上所有的政治谈判,无非都是在这两条规则下完。

 

比如一战后巴黎和会,列强谈判如何惩罚德国。法国开出的天价8000亿马克赔偿让德国完全无法承受,同为协约国的英美则进行了阻止。对比五大诉求,惩罚警察跟撤销抗争者一切诉讼完全就不平等,之前还有特首下台的。

还是一站结束后谈判,本来就是弱国的中国即使成为战胜方也没有太多的谈判资本。虽然说胶东半岛的利益让日本继承,但是在那种环境,各方的意思是先让日本占个口头便宜,以后黑不提白不提你中国就拿回去就得了。

结果 一闹,完了,走到明面上,什么都难搞。

对比这个修例,如果你完善后通过了,或者即使现在不是很完善,但是将来还可以闹。因为毕竟有了条例,大陆来抓人都得明着来走法律途径。现在没了,就意味着用什么阴招都可以了。

 

 

美国川建国都懂政治谈判的基本技巧。因为闹下去美国的各大财团也不愿意。

 

为什么呢?

 

还是要给面子的问题。香港就是美国给大陆的面子。

 

简单翻译川建国的态度就是,我们跟中国打贸易战,但是给香港一个口让大陆继续跟我们贸易。

香港闹一闹吓唬下中国就够了,别搞太大,不然对我们伤害也很大。(中美的互相利益是在太深了,一群财团在美国政党后面挺着,喊两下就得了我们还得赚钱)

 

这也就是为什么川建国也说这是暴动。

 

 

中央方面,我也给全世界面子,让香港人闹。只要给他们闹,就证明我们没有插手,在贯彻一国两制,也证明了香港确实民主。

 

现在中央已经对香港问题开出了药方,也是假设香港出货口瘫痪掉以后的替代方案。

 

让香港继续闹,然后香港自己内斗耗到筋疲力尽而停止,保住一国两制的名头。最后大力发展深圳,把原来所有对香港的优惠都转给深圳这个“先行示范区”。

 

给最优惠的避税政策,建立强大的港口,开放金融,所有的这些产业都是跟香港老本行竞争针锋相对。

 

最后让深圳,不断的发展来同化香港。接壤的土地,更加发达的文化和环境。迟早的事。

 

说到最后,其实每一方都没有错,每一方都有他们的难处,每一方都有他们正义的出发点。

 

香港人难在骑虎难下或者不知道出路;

中央难在热脸贴冷屁股,好心没人识;

港府最难,夹心饼干难做啊

说到最后,我还是以一个现实主义的态度。

 

政治斗争前,只有符合长远利益的才是对的。小孩子才讲对错,成年人只讲利益!

 

如果有人问我:“用未来的自由换取当前的一点经济利益,你愿意吗?”

当然愿意,问这种问题就是幼稚的。

当做大陆子民的时候我就明白,先获得经济发展后,你自然就会有办法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

你做老百姓的同样也可以像古代皇帝一样将政党双方当做权谋来平衡。你可以要求政府撤回修例,也可以要求政府给予更多的政策优惠,比如限制其他大陆城市跟其竞争。但是都没人知道这么做。

而对于大陆民众,也必须得知道:香港的民主不能跨。你也必须利用香港的特权跟大陆的集权中做平衡权谋中央势力。

 

会不会玩啊?